平特肖报图
《流浪地球》讓中國科幻不再“流浪”
2019-3-8 11:26:00 河北新聞網 閱讀量(1188)

3月4日,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發布關于電影《流浪地球》票房進展公告稱:截至3月3日24時,在中國大陸地區上映27天累計票房收入約為人民幣45.4億元。短短近一個月時間,這部預期并不看好的國產科幻片在收獲眾多粉絲、斬獲驕人票房的同時,成功升級為現象級電影。在此,本刊邀請科幻界業內人士及專家學者共話電影《流浪地球》,探討其是否開辟了中國科幻電影紀元,能否讓中國科幻走上良性發展之路不再“流浪”?

《流浪地球》贏得“很中國”

“這車一般人根本開不了,正兒八經學五年才能上路,我能讓它動起來已經是個天才了好嗎?”劉啟開著姥爺的車龍行蛇擺搖晃而出,嚇得韓朵朵一路尖叫,車飛馳,雪四濺,沖向外面的世界……

今年春節檔期,國產科幻的運載車橫空出世,一路爆紅。45億票房,二刷三刷粉絲不斷,從冷門題材到大爆款,似乎就隔了一張電影票的距離。科幻電影導演張小北說,國產科幻這回不是邁出一小步,這叫“大劈叉”。

的確,《流浪地球》現象對于中國科幻電影類型來說,算個利好信號。因為它一次性解決了很多問題:中國科幻電影能不能拍出來?好不好看?如何把它做得更受觀眾歡迎?

拋開爭議,圈里圈外即便是夸《流浪地球》也往往對特效等技術問題持保留意見和更高期待。科幻平臺負責人星海一笑覺得這種認識頗不厚道,“小破球”是《流浪地球》導演郭帆的自謙,讓人瞠目結舌的特效是幾千人制作團隊風餐露宿四年換來的,雖不盡如人意但是也令許多觀眾贊嘆不已。據說,早在做劇本前,郭帆就先搭建了百年的世界變化史,再帶領團隊寫大綱、建立世界觀,接下來是幾千張概念設計圖、8000張分鏡,全片視效鏡頭2000多個,占總鏡頭量超90%。運載車、地下城、空間站等都是實景搭建,1萬多件道具都由團隊設計和制作。比如,其中一套宇航服要用1100多個零件,一個頭盔的構造多達14層……這一舉一動都需要工匠精神,是以前那種五毛特效無法比擬的。沒有硬核,再好的科幻電影所要表達的啥啥情懷,也無從談起。

過年回家,父子解惑,為愛犧牲……這些都是作者以獨特方式觀照現實生存。在南方科技大學教授吳巖看來,《流浪地球》的制勝之處,最終還是關于人的藝術,無論哪種類型,打動人心是一切的前提。“技術固然重要,但若僅僅是技術至上,或是用電影中的科技成分掩蓋故事,照樣行不通。”科技時代,人文情懷尤為可貴。科幻題材電影的著眼點也應該是人,是關于人類如何生存、如何認識世界的思考。

硬核,情懷,還有中國心,《流浪地球》在氣場上也保持著滿滿中國“情調”:濃郁的中國市井生活氣息撲面而來,有麻將,有舞獅,有喜氣洋洋的春節十二響……而韓朵朵無限向往的外面的世界,是被凍在冰崖夾縫中的東方明珠、奧運大廈、央視大樓的尖尖角角。雖然我們曾經被無數次的末日景象沖擊過,但這次“最中國”,引起我們的思考也更直接更深刻。

除去浮于淺表的種種,“帶著地球去流浪”才是讓動輒放棄家園、建個諾亞方舟逃亡的老外們最不可思議之處。劉慈欣說,剛做出來的時候,有人說片子里體現了濃濃的回鄉意識,細想來,所言極是。“中國心”是什么,是“孩子的孩子還有孩子”“總有一天,貝加爾湖的冰會化成水”的愚公移山精神,是帶著故土去流浪的家園情懷,誰說國人不浪漫,不過是浪漫的更傳統、更東方、更隱忍罷了。

在《流浪地球》中,不再是一個超級英雄來拯救全人類的好萊塢電影模式,而是不同國家的人合力救援地球,構建起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影片不以某個國家為中心,而將全球作為整體來進行資源規劃,分工合作完成救援任務。科幻文學最珍貴的一點是,人類是作為一個整體出現的,它里面的種族特征并不那么強烈。人類整體利益高于局部和個人利益,這也是中國文化中獨有的“集體主義”“團結精神”。

張小北認為,《流浪地球》迅速走紅,還跟趕上了一個科幻電影的好時機有關。大概從2015年左右開始,國內的電影行業其實就一直在關注和期待著一部重量級國產科幻電影的出現,這是大勢所趨。在《流浪地球》上映之前,其實有好幾部國產科幻電影都一直在做各種各樣的鋪墊,然后《流浪地球》作為黑馬出現,趕上一個很好的時機。

此外,科幻作品的發展往往和社會經濟的發展成正比。科幻作家王晉康認為,以中國社會現在的綜合國力,催化出像模像樣的科幻作品也是勢在必行、理所當然的。

正所謂天時、地利、人和,《流浪地球》贏得“很中國”。

期待中國科幻文學“百花齊放”

有人說,從《三體》頻繁獲獎起,國內科幻文學的春天已至。那么《流浪地球》等科幻影片的火爆,能否催生更多科幻文學之花?

每當和朋友們聊起科幻文學的發展現狀,新生代科幻作家焦策都會感到有些失落。“在當下,不管愿不愿意承認,中國科幻文學對作者和讀者的門檻都較高,需要數學、物理、邏輯等多學科知識,確實是小眾的圈子。”

科幻文學的高冷現狀從當下的科幻類出版物市場上有直接反映。細觀中國科幻圖書市場,亂象頻出,大部分科幻圖書是不需要支付版稅的公版圖書,其中借科幻之名行圈錢之實、粗制濫造的科幻書籍也不在少數。在少有的幾個出精品科幻的出版社中,又以出版國外引進圖書為主,真正屬于中國本土科幻作家的優秀之作非常之少。根據當當、京東兩家網上圖書銷售的相關數據顯示,中國本土科幻書籍的銷售情況,比如《三體》在當當約62萬冊,京東約61萬冊;2017年全球華語科幻星云獎銀獎作品、著名女科幻作家遲卉的《2030·終點鎮》卻問津者寥寥,而這部作品被國內科幻界公認為近年來質量相當不錯的一部作品。據介紹,《科幻世界》雜志目前的發行量約為15萬冊。這也基本反映了我國目前科幻出版的現狀,極少數作家一枝獨秀,其他人則艱難生存。在星海一笑看來,寫科幻文學的人很多,真正能打動人心、有警世意義的作品太少。“除去科幻寫作門檻較高外,待遇低、回報少也是重要因素。”

科幻文學領域的研究現狀則更加尷尬。早在2003年,還在北京師范大學任教的吳巖就開始了科幻研究生的招生,2015年更是把專業提升到博士層次,而如今早已調到南科大工作的他依然一聲嘆息:“我離開北師大,招生就停止了,現在中國大學沒有一個專業的科幻方向了。我從2015年開始招該專業博士,招了三年,總共才招收了四個。”

盡管春寒料峭,但依然阻擋不了中國科幻迎來百花齊放的春天。吳巖稱,根據南方科技大學科學與人類想象力研究中心發布的《2018中國科幻產業報告》顯示,2018年科幻閱讀市場迅速反彈,國內科幻小說、引進作品都有所升溫。上半年總量達9億元,下半年即便持平,市場前景也相當廣闊。由此可見,曾經在西方很火爆的科幻文學,在中國仍有很強勁的大眾需求。吳巖建議從國家層面上設立科幻文學獎項,以激發國產科幻領域的創作動力,“提前給予優秀選題資金支持,發揮帶動作用,促成良性循環”。

《科幻世界》原副主編楊楓則認為,這是一個需要沉下心來澆水、剪枝,靜待成長的過程。“跟20多年前相比,科幻文學的環境好了很多,作者人數確有增長。最大的進步便是諸多科幻平臺的形成和全國范圍內各類科幻獎項的增多。各個機構,各個平臺做好自己,能夠為科幻文化產業發展壯大,各盡其職。我覺得百花齊放的春天不會太遠了。”楊楓說,他們做了一本《中國科幻口述史》,還在某知名APP上給盡可能多的讀者解讀經典的科幻、科普作品。在培養作者上與國外先進科幻機構合作,引進國外優秀科幻小說的同時,約定由國外方提供機會展示中國原創科幻小說的相關內容。

此外,星海一笑認為,通過舉辦征文大賽來選拔培養科幻小說作者也是一條行之有效的路徑。“我們選中征文后還會進行后期分析點評,指出作品的優缺點,作為一個參照系,讓作者不斷改進提升,以此培養更多入門級創作者,作為中國科幻文學的后備軍。”

用一根火柴點燃“希望”

電影《流浪地球》中有這樣一個畫面:

末日之際,與父親隔空對話的劉啟悲慟欲絕,仰望遙遠星空,突然靈機一動想到小時候爸爸說“木星就像一個大氣球,里面90%是氫氣”,那么點燃木星只需一根火柴,他興奮地大叫起來。如果這根火柴足夠大,地球發動機的火焰就會光輝燦爛一柱擎天。

電影《流浪地球》會不會成為點燃中國科幻未來希望的“那根火柴”?

“我不知道《流浪地球》的成功算不算開啟了一個新紀元,起碼,對于期待了太久的市場和觀眾而言,它自然而然地充當了這根火柴。”星海一笑說,一段時間以來,科幻IP的落地面臨著種種問題,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低價賣出版權的《三體》,盡管前期已經拍攝完成,到后期制作的時候,卻發現很多素材因為各種問題用不了。另一個就是改編自《鄉村教師》的《瘋狂的外星人》,其實二者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因為原作沒有足夠的戲劇性而進行了復雜的改編。回望近些年啟動的眾多科幻項目,大多夭折在半路上。而《流浪地球》的成功也只能算個特例,其投資規模、制作量級的配置,都是即將上映的幾部科幻電影無法匹敵的,這就是所謂的“地球經驗”,無法復制。在張小北看來,國內的科幻文學創作,在過去的30年里已經積攢了一批不錯的作品,但是之所以變成電影的過程很慢,一方面有市場信心的問題,一方面有技術操作上的困難,但最主要的還是缺乏好的開發團隊和編劇,這兩個短板在短時間內無法彌補。

“希望大家抱著寬容的心態,看中國科幻電影蹣跚前行。中國科幻電影暫時還沒有能力做到全球發行,可先立足本土市場,穩扎穩打。”張小北稱,在《流浪地球》之前,沒有人知道中國科幻電影能賣多少錢,也不知道資金回收情況,不敢貿然投入。“而《流浪地球》的意義就在于告訴了市場和觀眾,如果我們的科幻電影做得足夠好,市場回報也會足夠好。”

科幻電影燒錢,同樣需要“燒時間”。中國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就有科幻電影了,八十年代的《珊瑚島上的死光》更是真正意義上的科幻電影作品,但在它之后,科幻電影多次斷流。王晉康說:“盡管《流浪地球》有著諸多不完美,但它的成功讓資本開始涌入科幻界,有了培育科幻作家的土壤,這就足夠了。”

“要認識到我國以科幻電影為核心的人才培養還欠缺得很厲害。《流浪地球》的火爆,可能會引發科幻電影人才的培養熱潮,至少是加強短期培訓。”吳巖認為,目前來看,高水平的作品、受眾市場的培育、穩定的投資、科幻迷群體的增長是中國科幻創作進一步發展的四大關鍵因素,但中國科幻產業的發展需要解決的問題還很多,并不是一部走紅的《流浪地球》就可以解決的。

不過,由于《流浪地球》的成功,今年勢必會涌現出多部科幻片的立項,而這些影片的成片質量,才決定著今年是否能夠被稱為“科幻元年”。但無論如何,喧囂過后,國產科幻電影仍然面對著種種困境和難題。

在吹著泡泡糖的少女韓朵朵眼里,“希望”這個詞以前是個鬼東西。但在末日之際,愛,讓她相信“希望,是這個時代像鉆石一樣珍貴的東西”,也是人類回家的唯一的路。

一切皆有始終,韓朵朵相信希望,對于中國科幻,我們亦相信希望。

特邀嘉賓

王晉康:著名科幻作家,與劉慈欣、韓松、何夕并稱為中國科幻界“四大天王”。

吳巖:南方科技大學教授,帶領團隊發布《中國科幻產業報告》,為中國科幻產業問診把脈。

張小北:電影編劇導演,新拍攝科幻電影《拓星者》已完成后期制作。

楊楓:《科幻世界》原副主編,現為成都八光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

星海一笑:“小科幻”平臺內容總負責人

焦策:新生代科幻小說《黎明》作者 

投稿郵箱:TouGao#yzhbw.net(#改為@) , 客服QQ:1203085793(綠色河北)
正在加載...
新聞中心 綠色河北 綠色生活 環保圖文 環保公益 環保輿情 今日資訊 環保學堂 麥爾購物 污染曝光 綠色家園
平特肖报图 广东福彩36选7预测分析 手机版时时缩水在线 7乐彩推荐号码 河南中原风采22选5 极速赛车app分享平台 江西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江苏时时平台 金星vr时时彩走图 彩6app彩票软件 海南七星彩QQ群